韦尔奇的工业思维毁了GE的新经济时代?

 企业动态     |      2020-03-05     |     作者:万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每当有不同领域的名人去世,流量第一的媒体自媒体们往往喜欢用“一个时代结束了”做头版/头条大标题。确实吸引眼球,确实言简意赅。所以大家不嫌老套,常用常新,海外中国都一样。This is the end of an era.
 
  但讲真,不是每个人的去世都配得上“时代”如此厚重的说法。何谓时代?是指特定的历史阶段。以一个人为标志来划分历史时期,此人专业成就需要何等继往开来牛气冲天,这个评语又何等举世公认尊贵荣耀?
 
  所以,在我心里,这个盖棺论定不是随便乱用的。这些年陆续逝世的全球第一“科技教主”乔布斯,配得上;独立开创武侠宇宙的金庸先生,配得上;天煞孤星的篮球超级巨星科比;配得上。而像最近去世的“紧爷赵忠祥”、知名作家流沙河等人,都无法用此说法。并非对逝者不敬,实事求是而已。(乔布斯、赵忠祥相关文章请点上方名字可查看)
 
  而昨天去世的这位传奇人物,全世界媒体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大家毫无争议,因为他确实代表了整整一个时代。
 
  他,就是享年 84 岁的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前通用电气 GE 董事长兼 CEO,曾被公认为“世界第一 CEO”,全球企业家的集体偶像。
 
  立功立言:市值第一、管理思想
 
  为什么全世界当时都认为杰克·韦尔奇是“世界第一 CEO”?因为他有硬业绩(结果)、有软实力(过程)。
 
  时钟拨回到 1981 年,年仅 45 岁的杰克韦尔奇成为超大型企业美国通用电气集团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 CEO。彼时彼刻,老牌制造企业 GE 弥漫着官僚主义气息,经营颓势不减,可以用“临危受命”来形容!用英国人喜欢说的谚语:The rest is the history 接下来就是历史了。我理解的意思就是一个杰出人物出现了,就没别人什么事儿了,英雄创造了历史!所谓人类群星闪耀时——顺便说一句,被誉为“历史上最好的传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传记名作就用的这个书名,他用特写 14 篇展现了 14 个决定世界历史的决定性瞬间。
 
  在 20 年间,他带领通用电气,从一家制造业巨头转变为以服务业和电子商务为导向的企业巨人,使百年历史的通用电气成为真正的业界领袖级企业。市值由他上任时的 130 亿美元上升到了 4800 亿美元,也从全美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排名第十位发展成位列全球第一的世界级大公司。
 
  2001 年他光荣退休。卸任时被誉为“最受尊敬的 CEO”,“全球第一 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当时,通用电气旗下有 12 个事业部成为各自市场上的领先者,有 9 个事业部能入选《财富》500 强!韦尔奇留给接班人伊梅尔特的是一个充满朝气,富有生机的超级巨头。
 
  除了这些硬邦邦的业绩,杰克·韦尔奇还以杰出的经营管理思想著称。譬如,经营上的多元化战略;企业重组并购上的“数一数二”法则;管理上的活力曲线“271 法则”(就是大家熟悉的末位淘汰)。这一系列大刀阔斧、收效明显的手段,被全球商界竞相学习,几乎重新定义了现代企业。      
 
  “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这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追求的一种最高理想境界。所谓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意思就是最受推崇的是一种精神境界(如宗教创始人,其实像甘地曼德拉乔布斯科比也都是),然后是事业成就(如帝王将相、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等),最后是言论(如著名作家等)。
 
  因此从这个意义讲,杰克·韦尔奇立功立言,毫无争议。
 
  “数一数二”不符合新经济,“接班人”没接住
 
  但是----抱歉我要用这个词了,如你所知成年人的真正意思都在 but 后面----韦尔奇一直在被小声质疑“中子弹杰克才是 GE 真正的掘墓人”。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随着接替他出任 GE 董事长、CEO 的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于 2017 年底黯然离职到达了顶点。与之对应的是历史性一刻:2018 年 6 月 19 日,GE 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指数,离开了占据 110 年的宝座,媒体称之为“奇耻大辱”。
 
  自从 1896 年“蓝筹”概念兴起时通用电气就是其中一员,并在 1907 年成为道指原始成分股,是道指早期 12 只成分股中唯一没有被剔除的!这是世界纪录,也是 GE 最引以为豪的荣誉。耐人寻味的是,道琼斯指数董事经理 David Blitzer 在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巨变,消费、金融、医疗和科技公司占据经济主导,而曾经重要的工业公司地位相对下滑,“今天的道指变更,将更能代表经济现状和股票市场。”
 
  在伊梅尔特掌舵的 16 年中,后起之秀苹果市值已经超过 8000 亿美元时,GE 的市值仍徘徊在 2000 亿美元附近。伊梅尔特任期内的通用电气股价,从高点跌去近三成,整体回报率甚至还不如同期的美股大盘!要知道,伊梅尔特可是杰克·韦尔奇通过多年考察、甚至赛马比拼才亲手选定的接班人!
 
  一句话,“数一数二”不符合新经济,“接班人”没接住。正如《扭腰时报》曾含蓄指出“没有人能延续一个传奇”。
 
  只有时代的英雄,没有永远的传奇
 
  我一直认为,一位 CEO、掌舵者,最重要的无非两件事:一个是现在,交出业绩;一个是未来,选好接班人。舍此之外,皆为枝节。
 
  那么从结果倒推,韦尔奇只保住了“当下”,没有留住“未来”。正如更换 CEO 之后摩根大通分析师 Tusa 曾如此评论:“通用电气的问题并不是换个 CEO 就能够解决的。简单来说,在错误的时间投资新兴市场,对‘资源丰富’国家增长的过度乐观,以及企业对市场份额的盲目追求,导致企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特别在电力、油气和交通领域。换帅或许是一个积极的开始,但我们认为,面对当下困境通用电气并不具有快速的解决方案。”
 
  是的,分析师们认为,通用电气在电子商务、AI 人工智能、自动化设备等当下热门的科技趋势上,几乎没有明显布局,丧失先机,缺乏战略思维。这就是冷酷的资本市场,你好的时候捧上天,你糟的时候踩到地。正如一年前还被疯狂做空的特斯拉 Tesla,如今狂涨几倍成了新一代领头羊。
 
  我的朋友、名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求乐说得更狠:“我们 VC 人,都要感谢韦尔奇这样的‘好 CEO’,创业者才能捡到漏。企业若皆像阿里腾讯般聪明,VC 们就没得饭吃了!”  
 
  当然,也不能脱离当年通用的实际情况去批评韦尔奇,那个时代追求做大做强、企业都以做大为荣。那个年代就是并购重组的年代,资本也是这么推动的。90 年代初连国企都被公开要求“做大做强”,韦尔奇和通用因缘际会成为全球商界楷模自然而然。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人都无法逃离时代局限性,任何评论家也都是事后诸葛亮。